玩家总算赢了一次游戏公司

2022-04-01 17:02来源:创事记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欢迎关注“新浪科技”的微信订阅号:techsina 

手游《云裳羽衣》中止停服,年轻人想要守住数字资产。

作者 | 彦飞  编辑 | 王靖

来源:盒饭财经

手游《云裳羽衣》的停服闹剧,让游戏数字资产的归属权问题再次走到聚光灯下。

3月30日,《云裳羽衣》运营团队发布公告称,将“中止停服流程”,恢复在各大手机应用商店的上架。玩家们在抗争了一个多月后,取得阶段性胜利。

这款女性向3D恋爱换装手游由西山居研发、腾讯代理发行,2018年9月开启公测运营至今。四十天前,《云裳羽衣》突然宣布将于4月28日停止运营,在用户群体引发轩然大波。

官方停服原因是,腾讯与游戏开发商的代理协议即将到期,不得不终止在中国大陆的运营。届时,账号数据和角色资料将被全部删除,玩家在游戏里辛苦培养的“女儿”将不复存在。

更令玩家不满的是,运营团队在计划关服前后的吃相也很难看。

微博用户“二三四颗南瓜子”表示,这款游戏已经有两年未更新剧情章节,却不断推出各种充值项目。今年1月,官方举办一场名为“妙笔丹青·绘卷霓裳”的活动,以丰厚奖励吸引玩家“氪金”。

然而,直到2月20日,上述活动还有两天就要结束时,运营团队才发出停运公告,并在2月24日关闭充值通道,有关服前最后割一把韭菜的嫌疑。

此外,《云裳羽衣》向玩家提供的关服补偿,仅仅是《奇迹暖暖》《璀璨星途》《延禧攻略之凤凰于飞》三款手游的礼包。这三款游戏均为腾讯麾下产品。

玩家们除了通过国家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、工信部、12315等渠道举报外,还在CCTV、中国消费者报等媒体的社交账号下留言投诉。最终,《云裳羽衣》暂时取消了停服计划,相关消息一度冲上微博热搜榜第7位。

目前,《云裳羽衣》并未披露中止停运的具体原因。不少玩家激动之余,也对最新公告的措辞感到担忧:运营团队只是“中止”而非“终止”停服,而何时恢复上架和新用户注册也是未知数。

腾讯公关人士向盒饭财经表示,从行业内来看,一般来说国内游戏产品的平均运营寿命在2~3年。《云裳羽衣》于2018年6月公测开始,已经运营了接近4年,进入产品运营长尾阶段。任何一款产品都有其自然生命周期,随着运营时间拉长,新鲜感或可玩度降低、新的品类出现等,都会带来产品迭代、玩家流失等,这些情况客观存在。

“关于云裳羽衣后续的运营时长,和其他任何一款网络游戏产品一样,很抱歉我们无法给出准确的预估。在持续运营期内,我们将继续为玩家提供优质的服务和体验。”上述人士称。

这场小小的纠纷,折射出玩家与厂商围绕游戏数字资产的深层矛盾。

在国内游戏生态中,厂商常年占据绝对优势,对于旗下产品和服务拥有几乎不受约束的解释权。而相关法律法规的缺位,也让玩家对厂商的种种骚操作无可奈何,难以招架。

但随着数字资产的概念逐渐深入人心,越来越多玩家意识到,自己花费时间、精力和金钱培养的游戏角色,归属权应当属于自己。游戏公司心安理得的单边行动,有必要拿到公众视角下重新检视,剔除和修正明显有失公平的部分,重新构建一套符合玩家和厂商利益公约数的规则。

01

国内游戏公司停运产品,都会在公告中竭力渲染不舍之情。但实际上,他们在做出决策时,法律上并不需要考虑玩家的想法,更不用顾忌玩家角色如何处置。

目前,国内法律法规针对游戏停运,主要对告知和赔偿义务做出约束:游戏公司需要提前60天公布停服计划,并以法定货币或其他方式补偿。实际操作中,厂商极少直接退钱,都是用游戏礼包之类的虚拟奖励替代。

以此考量,《云裳羽衣》运营团队此前的一系列做法虽然不讨人喜欢,却也并无违规之处;被玩家吐槽的补偿方案,最多只能算是略显小气。

通常情况下,用户并不能强迫游戏公司继续经营某一款产品,也难以主张对游戏角色、装备等虚拟物品的所有权。游戏公司拥有游戏本体和网络平台,也掌握着所有玩家的数字资产。玩家只拥有使用权,且必须按照用户协议行使权利。

这一规则看似偏袒企业,却也符合商业逻辑。假如游戏内资产归玩家所有,最终结果将是所有游戏都碍于他人物权,无法停止服务;而玩家之间的账号买卖和租赁、第三方游戏资源交易等也就成了合理行为。这显然不利于整个游戏生态健康发展。

玩家试图给心爱的游戏强行“续命”,却无法在法律法规上找到支撑。这让玩家们在四处求援时屡屡碰壁。

对于批量产出的大厂而言,游戏的关停并转是再普通不过的操作。尤其是在手游时代,一款作品的生命周期比端游短得多,赚钱窗口期愈发狭窄。一旦发现潜力平平,游戏厂商就会果断放弃,把资源投入到下一个可能的爆款上。

据自媒体“游戏那点事”统计,2021年国内游戏大厂停运下架约75款游戏,其中腾讯46款,网易15款,B站及其他大厂14款,不乏《堡垒之夜》《使命召唤OL》《海岛纪元》《方舟指令》等口碑不错的作品。

这些游戏的停运原因包括IP老化、被续作取代、代理权到期等,但更多因为收入达不到预期,于是关停止损。

例如,网易2020年底推出手游《幻书启世录》,投入大量资源进行宣传推广。凭借精美的立绘和新颖的题材,这款游戏上线首月流水破亿,表现颇为亮眼。

但好景不长,由于角色设定粗糙、“逼氪”过度等因素,《幻书启世录》的下载量和收入一路走低,关服前跌至iOS畅销榜600名开外。最终,网易在2022年2月14日将其关闭。

曲终人散之际,网易并没有手下留情,宣布清空所有账号数据和角色信息。那些在游戏里付出精力和金钱的玩家,只能被迫接受这一结果。

至于《云裳羽衣》,它在过去三年多里从未成为真正的爆款,官方微博至今只有20余万粉丝。收入方面,七麦数据显示,2021年该游戏在iOS平台的月流水不过数万美元。腾讯方面表示,该数据不属实,外部推测不具备可参考性。

支撑了三年多后,《云裳羽衣》宣布停运实属平常。如果不出意外,这款小众手游将像无数前辈一样,悄无声息地淡出游戏圈,而玩家只能再一次默默承受。

然而,一群咽不下恶气的死忠粉,在监管部门、媒体和网民的助力下,十分罕见地迫使游戏公司暂时服软,收回成命。

这也预示着,玩家在难以得到法律援助时,将会更加频繁地诉诸公众媒体、网民情绪和监管部门,寻求以非常规手段满足诉求。而这正是游戏公司的软肋。

02

在《云裳羽衣》停服事件中,运营方2月底发出公告后,玩家们并没有把焦点放在是否停运上,而是提出玩家数据不应被销毁,防止自身诉求违背游戏公司的根本利益,也避免了与法理相冲突。

随后四十天里,玩家除了在各种官方和非官方渠道投诉、发帖外,还围绕315消费者权益保护日进行举报,并转发媒体有关此事的报道,以期扩大关注度。

这些努力取得成效。3月18日,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微博称:“关于消费者留言集中反映的‘云裳羽衣’游戏问题,我会已关注。”消协的介入,成为促使游戏运营方让步的关键因子。

3月30日,《云裳羽衣》方面宣布“中止停服流程”。玩家们迅速抓住行文暧昧之处,在微博上发问“是暂时中止还是永不停服”“是息事宁人还是缓兵之计”等,以及最关键的“以后还会删档吗?”

同时,玩家们也试图给出解决方案。不少人提出,希望官方效仿游戏《暖暖环游世界》的先例,将网游转换为离线版单机游戏,既减少运营成本,也能让玩家免除删号的担忧。

紧扣数字资产所有权,以建设性方式表达诉求、争取利益,是《云裳羽衣》玩家在这场博弈中展现出来的可贵能力。这让玩家们得到了公众更多的同情和支持,最终达成目标。

但在大多数情况下,游戏玩家在感到自身权益受到侵害时,很难较为理性地看待和处理与运营方的纠纷,通常也不会深入到数字产权层面,而是试图裹挟更多人的情绪,逼迫对方就范,其结果往往是双输。

例如,2019年4月,知名游戏主播PDD(真实姓名刘谋)在参与网易《逆水寒》的一场比赛时,遭遇系统bug被判出局,而主办方并未第一时间妥善处理。PDD一怒之下,在直播间里公开删号退游。

坊间传闻,PDD的《逆水寒》账号价值高达千万,主动删号意味着大笔投入付诸东流。而网易虽然开除了涉事员工并向PDD道歉,但后者在游戏圈拥有庞大拥趸群,顶级大V的弃坑无疑是《逆水寒》的重大损失。

普通玩家没有PDD这样的财力和号召力,但他们在自认为遭受不公待遇时,对抗手段更加花哨。

2020年底,米哈游《原神》上线新五星角色“钟离”。玩家花费资源和金钱抽取后很快发现,这位号称岩神的角色战斗力十分孱弱,远远达不到此前宣传的水准。许多人开始在米哈游官方社区、微博等平台上宣泄情绪,以各种理由要求加强钟离。

米哈游起初不为所动,试图冷处理此事,却进一步激怒了玩家。他们开始要求米哈游提供纸质发票,且小额分批开具,导致后者的税负成本和快递费用一时间猛增。最终,米哈游顶不住压力,宣布将钟离回炉修改。

但无论是PDD还是《原神》玩家,都不能算是完全的胜利者。PDD损失了重金打造的账号,以及直播《逆水寒》赚钱的机会;《原神》则在钟离事件后,推出多个影响游戏平衡性的强力角色进行弥补,给自身和玩家造成的困扰延续至今。

此外,在两起争端中,玩家们都没有触碰到游戏内资产到底谁说了算的问题,而是纠结于运营方是否公正,抑或是否符合自己心意。相比之下,《云裳羽衣》玩家无疑向前迈进了一步。

03

《云裳羽衣》中止停服,玩家暂时如愿以偿,但这一胜利具有很大的偶然性。

游戏运营方发出公告后不久,中国消费者协会在微博上称,《云裳羽衣》取消原计划,与该协会的“关注和推动”有关。

相比玩家呼声,游戏公司更看重监管部门的态度和关切。但中消协之类的机构不可能次次为玩家撑腰,也很难为此专门出台制度流程。

另一方面,腾讯继续运营这款不怎么赚钱的游戏,更多是出于安抚玩家和维护公共形象方面的考量,妥协“躺平”的意味十分明显。

据上观新闻3月上旬报道,在玩家要求“网游转单机”后,《云裳羽衣》客服表示目前没有推出单机版本的打算;对于删除账号信息和角色数据,则是“根据相关法律要求处理,为了保护玩家个人信息安全”。

3月底取消关服计划后,游戏运营方宣布后续将不再开启付费。一款游戏如果无法带来收入,距离彻底关门也就不远了,玩家对此无可奈何。

但更值得注意的是,年青一代,尤其是00后,对于包括游戏账号在内的个人数字资产愈发重视。许多人试图厘清归属权,并延展到继承、投资等维度上。

中华遗嘱库3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游戏账号、微信、QQ、支付宝等虚拟财产已经成为90后、00后遗嘱的常见类型,占比17.3%,仅次于银行存款。此外,近期热炒的元宇宙虚拟房产、无聊猿等NFT(非同质化代币)藏品,其参与者也大都是年轻人。

相比之下,游戏账号涉及人数更多,付费率更高,处置问题也格外突出。但由于缺少明晰而具体的法律法规,游戏公司长期进行单方面阐释,并通过用户协议半强迫地达成约定。

腾讯在去年4月的一起诉讼中明确表示,游戏账号和游戏内产品均为腾讯所有,玩家只拥有使用权、不得私自买卖。网易、米哈游等公司也在用户协议中设置了类似条款。

国外公司的做法也大同小异。游戏发行平台Steam表示,用户账号无法转让,即使写入遗嘱也是无效的;另一家平台Epic同样指出,用户不拥有其账户,赠与或以其他方式转移账户属于禁止行为。

不过,在玩家呼声和舆论压力面前,也有一些公司尝试做出改变。

早在2017年5月,美国游戏巨头暴雪出台一项政策,假如玩家去世,经过一系列信息审核后,账号可由他人继承。虽然距离玩家真正拥有游戏数字资产仍有相当远的距离,但这毕竟是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。

此外,苹果公司在去年6月的全球开发者大会上宣布,推出“数字遗产计划”,指定人可继承账号,访问照片、信息、被网络、联系人、已购买APP等数据。

如今,在元宇宙、虚拟人等新技术的助推下,玩家与虚拟世界的关联大幅强化,数字资产的体量和价值也在膨胀,势必远超游戏账号、道具、皮肤之类的初级形态。

游戏公司惯常使用的“最终解释权”,以及对一切数字内容的所有权主张,将不可避免地遭遇越来越大的阻力。同时,越来越多的玩家把数字产权摆在了更重要的位置,尝试在相关法律法规就绪之前,依靠舆论压力争取更大利益。

但整体来看,大部分游戏公司和玩家在面对数字产权课题时,仍处于懵懂和摸索的阶段,双方博弈常常激化为“按闹分配”的零和博弈。如何以找到利益平衡点实现共赢,将是整个游戏产业和生态的新挑战。

分享到: